ca88亚洲城 | 居家中国 | 青年就业 | 法律咨询 | 丽水大地上 | 时尚 | 街道 | 生活百宝箱 | 指尖民宿 | ca88亚洲城在线 | 绿谷摄影
 
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
百家之言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百家之言 > 正文
到底是“括苍”,还是“栝苍”? [复制链接]
来源:赵治中   时间: 2009-12-24 (字体: ) 分享到:

  ——答陈士英先生的质疑

  

\

  去年八月,笔者写的《“栝”字考辨》一文刊发后,却引发了陈士英先生的质疑与担忧,真是始料不及。我故补充予以答复。

  早在2003年5月,笔者曾写了《是“括苍”,还是“栝苍”》一文。拙作从宋代发掘的古碣、我区明清两朝所修的方志、栝苍山脉多栝木,以及取名的一般规律等方面,来论证我市的有关山名、路名、县名、郡名都采用“栝苍”,而不是乱用或滥用“括苍”。《丽水日报》编辑认为疏证有力、言之成理,于6月17日发表了拙作。随后,《丽水日报》、《丽水研究》等刊相继拨乱反正,逐渐以“栝苍”代替“括苍”。2006年4月,拙文又收入由中国文学出版社的《处州史话》,观点得到了更大范围的传播与采纳。

  陈史英的《“栝”字再辨》一文中提到,“栝字训诂:《说文》中为炊灶木,从木舌声,它念切;《辞海》中本义是添(掭)火棒,拨动灶中柴火用的,音tian”;此外,《古汉语辞典》中还训“栝”为箭尾扣弦的地方。这些都与我探讨的“栝苍”命名毫无干系,拙作《须改“括苍”为“栝苍”》不是训诂,“栝”只有与“苍”构成名词才有考辨的价值。

  大凡事物的命名,貌似简单与随意,实在是颇费心思。它有着很深的学问:或显其特色,或以示区别,或表其愿望,有的还与当地的人文传统和深厚历史相连。事物名称的形成,也往往有相当长的过程。早在公元前三世纪,荀子在《正名》篇就论述了“名”与“实”的关系:“制裁名以指实”,“名定而实辨”,“名闻而实喻”,为求做到“实”至“名”归,“名”副其“实”。我区山名、路名、县名和郡名,正是根据上述原则来命名的。拙文以《荀子·正名》上述原则作为立论的基础,应该是无可挑剔的。

  陈史英先生指责拙文没有引用《荀子·正名》的另一段话:

  名无固宜,约之以成命,约定俗成谓之宜,异于约谓之不宜。名无固实,约之以命实,约定俗成谓之实名。

  名字作为事物的一种符号,固然也有“约定俗成”一类。但是这种“约定俗成”,也并非随心所欲,或靠简单重复而成。同样,必须通过人们的“天官(感官)之当薄(接触)其类”和“心”的“征知(考察)”,然后才能给事物确定一个确切的名称,这就叫做“稽(考察)实定数(制名法度)”,即根据客观事物的实际而确定事物名称。荀子这段“约定俗成”的论述,不但没有与前段“制名以指实”相矛盾,恰恰相反,仍是回归到“制名以指实”上来。以“栝苍”来作为山名、路名、县名和郡名,并非某人漫不经心或随心所欲,任意采用一种符号而已,更不是靠一种符号重复多次就变成事实上的名称。

  《“栝”字再辨》一文曾断定:“括苍山脉的名称,最迟在东汉便已约定俗成了。”其根据是“《真诰》和《列仙传》记载了左慈到小栝山浏览的事,左慈是东汉末年的人物,《列仙传》一般也被认为是东汉人所作”。

  而清道光版《丽水县志》的编纂者,在其卷二对此却有按语:

  《真诰》云:“小栝山在永嘉溪桥之北。左慈元放所治。”《列仙传》云:“左慈,建安末渡江寻山入洞,在小栝苍山。”道家之说,率多不根。

  既然两书所说小栝苍山在永嘉,不是处州小栝山;左慈寻山入洞并治山,又属于不根之游言,那就不可以作立论的依据。所谓“括苍山脉的名称最迟在东汉便约定俗成了”的结论,也真就成了“虚构的空中楼阁”。

  正史中最早用来命名我区相关县名和山名的,并不是“括苍”,而是“栝仓”:

  永嘉郡,统县四:括仓(有缙云山、括仓山)、永嘉、松阳、临海。(《隋书》卷三十一)

  《隋书》编成于唐贞观十年(636)与唐显庆元年(656)。它记载了隋文帝平陈以后,分松阳之东乡另置“括仓”县,称括仓县境内另一座大山为括仓山。这表明唐初并没有以“括苍”来称县名、山名。

  新近,笔者又从《四库全书》检索到“栝苍”词条就有122条,计290个匹配。其中,宋代李昉等编的《文苑英华》,是专门辑录南朝至唐代的诗文。其卷八百二十二,就收录有著名道士吴筠《天柱山天柱观记》。其中就专门提到“栝苍”:

  太史公称:大荒之内名山五千,其在中国有五岳作镇,罗浮、栝苍辈十山为之佐命,其余不可详载。

  这表明早在盛唐就已改“括仓”为“栝苍”,用以作为山名。这与拙文引用明成化版《处州府志》中唐肃宗上元二年(761)就采用“栝州栝苍县”,是完全一致的。

  至于宋代以降,以“栝苍”称县名、山名的,那就更不胜枚举了。下面略举几例以证:

  栝苍云壑入秋梦,闽岭风霜侵鬓丝。(《御纂朱子全书》卷六十六《送建阳陈丞伯厚还乡》)子年守栝苍,丑年内宿玉堂……(范成大《吴船录》卷下)

  迢迢栝苍山,虬龙南北环。(唐仲友《解说斋文集·万象出新奇》)

  此外,陆游的《剑南诗稿》有《夜雨思栝苍游》、《寄题栝苍陈伯予主簿平楚亭》等诗,直书“栝苍”为地名、县名。宋末贤相赵顺孙的《四书纂疏·引书总目》有“栝苍叶味道、知道《讲义》、《文集》”。宋代地方志《赤城集》,共40卷,就有17处用“栝苍”作地名、山名。这些作者都是亲临或任职处州、栝苍的官员、学者,有的还是本地人士,他们的记述比起道听途说或抄录别人著述自然要真实可靠。

  元代以后,志书称我区相关的县名、山名,多是用“栝苍”而非“括苍”。明成化版《处州府志》、万历版《栝苍汇记》,正是认真考察、反复考辨之后,才沿用“栝苍”作县名,以“栝苍山”作山名的。它们根据大量历史文献而采用“栝苍”,而并非“纯属臆说和附会”,更谈不上“破坏学风”。

  从命名“括仓”到“栝苍”,是人们认识的深化,也是古代汉语词汇的发展。改名“栝苍”的缘由,正如清朝雍正敕修的《浙江通志》中《洞天记》所云:

  城东南七里者,隋唐治也。考东南七里,栝苍山正在处。隋开皇以栝名州,乃栝苍山耳,非城中之小栝山。隋唐史书,括字从手。宋熙宁间(1068——1077)得古碣,栝字从木,云松身柏叶,即椤木也。以山多此木,故名。

  陈史英先生却断言:“直到现在我们还未从古籍或科学考察中得知,括苍山自古盛产栝木”;今天莲都大山峰确有大量栝木,“那是从江西庐山地区引种的”,正好证明“栝木不是括苍山的原生物种”;“栝木是荆州的原生物,括苍山从古便没有”。

  《洞天记》作者已佚名,是否“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士所作”?我们无法得知,但已进入雍正敕修的《浙江通志》,却不能不算历史文献。小小的墓碑或碑石,作为历史文物,应有证史、补史的价值。如嫌历史文献不足,我们还可引用清道光版《丽水县志》卷十三:

  栝山多产此,故以名州。匠者斧斤交至,转成希(稀)遘矣。

  在研究历史过程中,我们要防止“以今解古”,即不能以当今城市不见(实为稀见)栝木、大山峰栝木“是庐山地区引种的”,就轻易断定“括苍山从古便没有”栝木。物种的消失或成稀遘,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是司空见怪的。我们今天没见到恐龙,就能否定恐龙在中生代大量存在的历史事实吗?处州府治曾经三徙,但晚清有人怀疑最早府治不在当今的古城。今人也有无视历史文献,武断为隋代“州治就在现今丽水城,郡衙设在小栝苍山上”,还写了反驳文章(未能发表)。同样,也是犯了“以今解古”的毛病。

  另外,在探讨事物过程中,我们要有勇于探索的精神,不唯上而唯实。“官方审定甚至报请钦定”,当然大部分是合理的,但也不能排除有疏漏和闪失。徽州改名为黄山市,处州改名丽水等,不也是“官方审定”,甚至报国务院批准吗?它非但没取得预期的效果,反而割断历史,又损失长远,因此遭到许多批评。这种教训应认真记取。

 
 最新文章  
 热门文章
 乡土论坛
网站精选
首页 | 丽水老照片 | 乡村印象 | 文物古迹 | 民俗风情 | 民间文艺 | 处州史话 | 地方文献 | 乡土新闻 | 百家之言 | 资料下载
ca88亚洲城在线 ca88亚洲城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   技术维护:正阳网络   
ICP证:浙ICP备05015398号-1  Copyright ©1999-2012 inlishui.com  All Rights Reserved 
ca88亚洲城